马上就加载好了...
王佳冬中文博客

2015年《互联网+ 》系列书籍读书笔记

by on Oct 26 , 2015 , under 知识管理 , 61 views , 1 Comment , 网址太长?

在即将过去的2015年,互联网+的概念火的一塌糊涂,于是乎出来了一堆《互联网+》的书籍,我就看了几本,大同小异,读书笔记分享给大家。

book

《互联网+ 从IT到DT》

一家电商和一家线下实体店本质的区别是是否保存了足够的数据。其实,这正是互联网化的核心和本质——数据化。

互联网+各产业,不是简单的连接,而是通过连接,产生反馈、互动,最终出现大量化学反应式的创新和融合。

互联网是基础设施。互联网+依赖的新基础设施:云、网、端。云:云计算、大数据。网:互联网、物联网。端:终端、APP。

C2B:即消费者到企业,是互联网经济时代新的商业模式,是倒逼式的商业模式。即先有消费者提出需求,后有生产企业按需求组织生产。C2B的核心是以消费者为中心,消费者当家做主。

如果说工业时代的大生产体现了“规模经济”概念——小品种、大批量,那么信息时代的C2B则体现了“范围经济”概念——多品种,小批量。

“消费者-消费者品牌时代”最有价值的资产变成了客户评价,客户评价不就是数据吗?是的,数据即品牌,这就是所谓的大数据时代。

互联网上的数据皆是信用,互联网征信是一个完全的大数据概念。数据=信用=财富。

这是一个市场拽着政策跑的时代,在电子商务的推动下,国际分工体系或将重塑,时代呼唤着eWTO。

互联网+面临的挑战:爷爷的记忆停留在田间地头的农业社会上,爸爸的记忆停留在工厂里分配的工作岗位上,孙子则每天在玩手机、网购。爷爷无法适应这种变化不要紧,要紧的是,正常是爷爷这辈人制定的!

必然的发展趋势:货物不动信息动。比如一个上海的买家要买一件北京的商品,而制造商在广州,那么直接从广州运输到上海吧!不必周转!物流、电商、消费者、制造业纳入统一的数据平台,商品的流向就有了清晰的指导。

《互联网+ 国家战略行动路线图》 

未来已经来临,只是尚未流行。互联网的未来是连接一切。

简单描述“互联网+”的八个字“跨界融合,连接一切。

蒸汽机带来了第一次工业革命,被称为“蒸汽时代”,电力带来了第二次工业革命,被称为“电气时代”,现在在第三次工业革命阶段,也就是“信息时代”,最重要的发明是互联网。

梅特卡夫定律: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常常与摩尔定律相提并论,如果说摩尔定律是信息科学的发展规律,那么梅特卡夫定律就是网络技术发展规律。即一个产品的价值并不只是取决于自身,更取决于有多少人在使用这个产品。其内容是:网络的价值等于网络节点数的平方,网络的价值与联网的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即描述增加网络用户是如何提升网络价值的。只有一个用户的Twitter是没有价值的,但是两个用户之间就能建立关系。加入的用户越多你就能提供增值服务。此法则通常变用于web服务开发或市场开发上面,不过同样也适用于设备连接。

“创客”一词源于英文,是指不以赢利为目标,出于兴趣和爱好、努力把各种创意变成现实的人。在中国语境里,“创客”又被赋予更多创新、开拓的含义。

众包指的是一个公司或机构把过去由员工执行的工作任务,以自由自愿的形式外包给非特定的(而且通常是大型的)大众网络的做法。众包和外包的区别——众包的核心包含着与用户共创价值的理念。

工业4.0主要分为三大主题:智能工厂、智能生产、智能物流。

坏的产品提供产品说明书,其恶劣程度与文字说明数量正相关。产品本身就会说话,好的产品不会强调自己存在于世界之上,它只是努力地、毫无痕迹地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社交引爆四大定律:用户投入时间成本越短,越容易引爆;越新的玩法,引爆速度越快;用户越投入,对好友影响越大;使用时间越短,衰减速度越快。

时间货币:也叫“关注度货币”,即一个人将目光关注到某点,就在向这点支付一定货币。关注者数量越多,就会产生越大的经济价值潜能。

互联网是人性,实现了“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中华文明之根也是和谐。互联网和中华文明之根是相通的。

《互联网+时代的七个引爆点》

如果没有互联网,那么社会也许就会持续地按照牛顿的模式被操纵下去。但互联网使人们的意识空间与现实空间相分离,等价于在真实世界之外营造了一个类似于电影《黑客帝国》里面的矩阵。这个意识空间一经建立就带来了很多让人费解的事情,比如免费、开源、一夜成名等。这些东西在不停地挑战我们的常识,在商业社会里正常情况下是不应该存在开源或者大规模免费这种东西的,但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它们就在那里。于是人们试图为它建立新的理论。就像当年社会科学中很多人从牛顿那里寻找灵感一样,新科学的发展使一些人把目光转向了量子的世界。量子力学里的东西确实蕴含了一种独特的思维方法,但确实没有证据证明这种思维方法一定适用于互联网,这种跳跃确实是没道理的,只能说是一种触类旁通,结果如何有待未来事实的验证,但不可否认的是,从量子的世界观来看待互联网所带来的种种现实确实能获得更好的解释。

产品和具体变化也许可以跳跃,但历史不会,因为从宏观尺度上来看,贯穿历史的人的认知其变化是连续的,这就导致无历史者虽然可以获得绝大的自由来选择方向以及组织方式等,但在培养信任、打造公平这类每次都要从头解决的问题上却需要补课。比如说,创业者原本打工时可能比较愤愤不平于公司内的层级体制,愤愤不平于所谓的狼性文化,但很可能自己事业小有所成后一样会打造出层级体制,内心一样有鼓励员工爆发狼性的冲动。而在这样的转弯过程中,往往就要去踩许多人曾经踩过的坑。而为了知道转型、跨界所需要改造的是怎样的东西,创业又需要补什么样的课,那么就需要考察一下比较常见的组织结构。

你可能喜欢的博文:
 

沙发没了,但板凳还在!


赶快说点什么吧!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