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就加载好了...
王佳冬中文博客

我也反中医:《批评中医》和《拍砖中医》读书笔记

by on Nov 21 , 2016 , under 公益, 知识管理 , 46 views , Leave a Comment , 网址太长?

首先声明一点,本人并非阅读了这两本书才开始反对中医的。早在几年前,我就开始反对中医,只是当时没有那么坚决的态度,而现在,我的态度是非常鲜明的。

book

方舟子《批评中医》

正如要批风水、算命的非科学性,没有必要先去学习如何看风水和算命。尤其是在有现代医学可作为对照的情况下,只要具有现代医学知识,要判断中医的非科学性就更为容易——在这个意义上,我其实耍比那些不具备现代医学知识的老中医更“懂”中医。

我完全支持把中医作为一种文化遗产进行保护、研究,这至少可以让我们知道古人是如何看病、吃药的。正如我完全支持研究甲骨文,让我们知道古人是如何占卜,汉字是如何演变的,但是如果有人声称占卜是科学,要在现在推行,则是要坚决反对的。

所谓中西医之争,其实是旧医与新医之争,是地方医术与世界医学之争,是传统医术与现代医学之争,是非科学医术与医学科学之争。科学并不是绝对正确的东西,它会出错,但是知错能改,能够通过自我修正机制进行纠正,这样科学才能够发展。

现代医学研究跟别的实验科学并没有什么不同,遵循的也是“观察一建立模型一预测一验证”这一套方法。为了保证检验的客观性,所以科学方法特别强调可重复性和可测量性。而中医恰恰相反,它特别强调的是不可重复性和不可测量性。

科学研究的是普适的自然规律,它没有国界,不具有民族、文化属性。虽然现代科学是在西方发展出来的,但是早已成为全人类的共同财富,也融入了东西方各国科学家的贡献。没有一门科学学科是只有某个民族才有而其他民族不予接受的,也没有一门科学学科是只有某个文化背景的人才能理解而其他文化背景的人无法掌握的。所以,把中医当成中国特有的科学,把中医的科学地位不受西方科学界的认可归咎于西方人不了解中国文化,那是很荒唐的。

为中医辩护的一个常见理由是说它是一门经验科学,是几千年经验积累酌结晶。虽然经验有时候含有科学因索,但是经验本身并不是科学,单凭经验而不按科学方法加以研究是不可能归纳出科学理论的,所以“经验科学”的说法本身就不科学。历史是否悠久也与一门学科是否科学无关。有的科学学科(例如现代医学)的历史非常短暂,而有的非科学学科(例如算命、巫术、星相)的历史甚至比中医更悠久。

许多人之所以相信中医的疗效,是因为相信自己曾经被中医治好过,而中医家也在医案中津津乐道如何巧治某个患了疑难杂症的病人。不幸的是,患者的证言和医生的“医案”并不被现代医学认为是疗效的证据。许多疾病都能自愈,在受到心瑾暗示时更是如此,患者的痊愈不一定是所接受的治疗导致的。

中医虽然对这么宏观的脏器不能有正确的认识,却有人认为中医认识到了连现代医学都没有认识到的一个神秘的微观系统——经络。 其实经络一点也不神秘,原先不过是中医对大小血管的统称。“经脉十二者,伏行分肉之间,深而不见。诸脉之浮而常见者,皆络脉也。” 其实正如一位临床医生所指出,用简单的推理就可以否定经络的存在。外科医生在做手术时必须清楚地知道每一个局部、每一个层次的神经解剖和血管解剖,如果误伤了神经、血管,后果不堪设想。但是却没有一个外科医生下刀时需要了解经络,不必担心他的刀会割断经络、会刺伤穴位。

一个民族的繁衍生息并不需要靠医术来维持,这证明不了其医术的科学性。其他民族、甚至其他物种几千年来也都在繁衍生息。一个常见的疑问是:历史上中国人面临过的瘟疫,是如何渡过的?有没有中医中药的功劳?其实,没有哪种传染病传染性极强、死亡率又是百分之百的。在现代医学诞生之前,历史上中国人面临瘟疫时的结果和其他民族并无区别,靠的是人体自身的免疫力自然淘汰。

人们有选择使用自己相信的医术的权利。由于目前中医还有广泛的民众基础,而且在某些时候还可以对现代医学技术有所补充,试图通过行政或法律手段取消中医,既不现实也没有必要。

棒棒医生《拍砖中医》

医药书虽说是活命书,其实最无生气,读来但觉言语无味,面目可憎。一样面对鲜活的生命,医学家和文学家完全不同,他必须去掉一切诗意,以冷静朴素的笔触,刻板的记录叙述,不能掺杂任何色彩,不能展示丝毫才华。然而,《本草纲目》可以颠覆这种阅读体验。

亦如《金瓶梅》,看《本草纲目》得看原本。无论是否受过教育,只要是中国人,几乎没有不知道《本草纲目》的,但即令中医大师,也很少人看过十足原本。看过十足原本的,只要有着正常人的阅读理解能力,不难得出结论:《本草纲目》是笑话大全。这本书的“参考文献”达800余家,广泛涉及“子史经传、声韵家圃、医卜星相、乐府诸家”“上自坟典,下及传奇,凡有相关,靡不备采。”其中的笑料直是无穷无尽。

李时珍却并不觉得可笑,他一本正经的讲着医药,他是一个真正的幽默家。猪屎这样的腌臜物,李时珍可以引经据典把它讲的笑意盎然。猪屎有个美妙的名字叫“猪零”,因为“其形累累零落而下也”。类似的,古人把老鼠屎叫做五灵脂,蝙蝠屎叫夜明砂,人尿垢叫白秋霜,这种幽默感很诗意。

猪屎和猪肉哪个有“毒”?《本草纲目》说猪肉“苦、微寒、有小毒”,而猪屎“寒,无毒”。很搞笑啊,莫非吃猪肉不如吃猪屎?

《本草纲目》信手拈来皆是笑料,以上不过九牛之一毛耳。一本笑话大全,被一本正经的当作治病救人的医药著作,是所谓的“黑色幽默”。笑话到极致,便再也笑不出。

我的态度:反对中医

书其实很精彩,但篇幅有限只能摘录一小部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另行翻阅。

与大部分人一样,以前我被中医的“神秘”所吸引,虽然说不出所以然来,但总觉得是有效的。当在近几年就医的经历,以及我对我自己价值观重建之后,才发现中医真的是一个骗人的东西,从老中医、中药到针灸、冬虫夏草、人参,无一例外全是没有任何依据的。注意,没有依据不代表神秘!并且,更加严重的是,中医向来被认为是“文化传统”,受到守旧者乃至政权的保护!你丫说反中医是吧,先嫩死你!

我不懂医学,更读不懂古文,但以上两位对中医的了解程度肯定超过了一般的老中医。作为一门古老的文化保留下来我并不觉得有问题,但直到最近一次看中医的时候,那位老中医始终用欺骗的方式对待,让我觉得无法再忍受了。今天我就举起鲜明的旗帜吧,我反对中医!

 

沙发竟然还没被抢!


赶快说点什么吧! ^_^